中国大陆科技富豪最新排行榜:马云排第一

  8月10日,《福布斯》发布了最新的全球科技业富豪榜。前100名中,中国富豪占19位,马云和马化腾分别以8名和第9名进入全球前十。中国富豪前三名分别为阿里巴巴的马云,腾讯的马化腾和百度的李彦宏。以下为19位中国科技富豪全球排名情况。
  NO.1:马云,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资产258亿美元,全球第8名。
  马云,浙江杭州人,1999年在中国杭州创立阿里巴巴。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零售交易平台,当前市值2296.90亿美元。阿里巴巴集团的业务涵盖电子商务服务、蚂蚁金融服务、菜鸟物流服务、大数据云计算服务、广告服务、跨境贸易服务等其他互联网服务,投资了大批中国互联网公司,诸如饿了么、快的等,以及海外项目。
  NO.2:马化腾,腾讯公司控股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资产220亿美元,全球第9名。
  马化腾, 广东汕头人,1998年和好友张志东注册成立”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2004年6月16日,腾讯公司在香港联交所主板公开上市,当前市值17862.94亿港币。腾讯的业务涵盖社交网络(QQ系列产品和腾讯云)、移动互联网产品(电脑管家、手机管家、QQ浏览器、腾讯地图、应用宝)、互动娱乐(游戏、文学、动漫、电影)、网络媒体、微信、企业发展(财付通、腾讯产业共赢基金)等。腾讯投资了大批中国互联网公司,诸如美团网、滴滴等,以及海外项目。
  NO.3:李彦宏,百度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资产120亿美元,全球第16名。
  李彦宏,山西阳泉人,2000年1月创建了百度。经过十多年的发展,百度已经发展成为全球第二大独立搜索引擎和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2005年,百度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当前市值578.61亿美元。百度目前有111项业务。
  NO.4:丁磊,网易公司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资产117亿美元,全球第17名。
  丁磊,浙江宁波人,1997年5月创立网易公司。2000年6月,网易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上市。当前市值263.41亿美元。网易的业务有内容频道、电子商务、社区、电子邮箱、游戏、多款软件和服务产品。
  NO.5:雷军,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资产98亿美元,全球第22名。
  雷军,湖北仙桃人,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同时也是金山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欢聚时代董事长、顺为基金董事长。2010年4月,创办小米科技并于2011年8月公布其自有品牌手机–小米。雷军的“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风口论和七字诀”专注、极致、口碑、快”为创业者津津乐道。小米目前估值450亿美元,小米生态下的产品包括手机、平板、电饭煲、充电宝及新发布的笔记本等。
  NO.6:张志东,腾讯创办人之一;资产81亿美元,全球第26名。
  张志东,广东东莞人,腾讯主要创始人、前执行董事及首席技术官,2014年3月19日从腾讯离职。张志东是一位计算机天才,QQ的设计架构源于1998年,但是从设计初衷百万级别用户,到2009年亿级用户,依然适用。
  NO.7:刘强东,京东集团首席执行官;资产56亿美元,全球第37名。
  刘强东,江苏宿迁人,1998年6月18日,中关村创业,成立京东公司。2004年创办“京东多媒体网”(京东商城的前身)。2014年5月,京东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目前市值317.42亿美元。京东是中国最大的自营式电商企业,目前业务涵盖商城、自有物流配送、O2O、金融等。
  NO.8:潘政民,瑞声科技总裁;资产52亿美元,全球第38名。
  潘政民,江苏常州人,1993年创建了深圳远宇,1996年与他人共同创立美国瑞声。 2005 , 公司在香港成功上市。当前市值936.96亿港币。AAC瑞声声学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是全球著名的电声元器件制造商之一,公司在境外叫AAC公司,在境内叫美欧电子。
  NO.9:贾跃亭,乐视控股集团CEO ;资产47亿美元,全球第45名。
  贾跃亭,山西襄汾人,2004年创建乐视网,2010年,乐视网国内创业板上市,市值909.19亿元。乐视集团业务涵盖视频、影业、手机、商城、汽车等。
  NO.10:汪滔,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资产36亿美元,全球第57名。
  汪滔,浙江杭州人,2006年,在香港科技大学读研究生时创立大疆。大疆是全球领先的无人飞行器控制系统及无人机解决方案的研发和生产商。
  NO.11:王兴,美团点评;资产35亿美元,全球第 58名。
  王兴,福建龙岩人,原美团网创始人兼CEO,人人网(原校内网)创始人,饭否网总裁。2015年10月,美团网和大众点评网合并。合并后的新美大如今估值180亿美元。
  NO.12:傅利泉,浙江大华董事长兼总裁;资产29亿美元,全球第73名。
  傅利泉,浙江人,1993年创办了杭州大华电子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大华是中国最具技术水平和规模实力的安防视频产品研发制造商之一。2008年5月成功在A股上市,市值445.11亿元。公司主要业务为安防服务提供。
  NO.13:姜滨,歌尔声学董事长;资产29亿美元,全球第73名。
  姜滨,山东威海人,2001年成立了歌尔声学。2008年5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目前市值398.29亿元。歌尔声学主营业务为声电器件、光电器件、电子配件及整机类电子产品等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为3C领域全球顶级厂商提供软硬件产品与服务,客户涵盖三星、索尼、微软、华为和小米等。
  NO.14:林秀成,原福建三安集团董事长;资产29亿美元,全球第73名。
  林秀成,泉州安溪人,1992年10月创办福建三安集团。如今三安集团是集钢铁冶金、光电子高科技、茶厂、水电站、房地产、贸易等多种行业在内的多元化企业集团。
  NO.15:谢世煌,阿里巴巴创办人之一;资产29亿美元,全球第73名。
  谢世煌,浙江温州人,阿里巴巴集团的创办人之一,阿里巴巴公司产品开发部负责人。
  NO.16:其实,东方财富创始人;资产27亿美元,全球第79名。
  其实,上海人,东方财富网及天天基金网创始人,出任公司董事长兼CEO。东方财富网是中国访问量最大、影响力最大的财经证券门户网站之一。
  NO.17:李仲初,石基信息创始人;资产22亿美元,全球第93名。
  李仲初,湖南人,1998 年,创办北京中长石基网络系统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从事酒店信息管理系统的研究与开发。2007年8月13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当前市值258.38亿元。

  NO.18:薛向东,东华软件股份公司董事长;资产22亿美元,全球第93名。
  薛向东,山东泰安人,2001年1月创立东华软件股份公司(原北京东华合创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2009年5月更名)。2006年8月,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当前市值311.15亿元。公司主要业务为应用软件开发、信息技术服务等,客户涵盖电信、电力、金融等多个重要领域。
  NO.19:周亚辉,昆仑万维董事长;资产22亿美元,全球第93名。
  周亚辉,河南襄城人,2007年创办昆仑万维。2015年1月21日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当前市值298.70亿元。中国最大的游戏开发、运营企业之一。
  结语:虽然中国互联网起步不算早,但是发展迅速,已创造出一大批的明星企业和科技富豪。这些明星科技公司,不仅仅在榜单上占据了一席之地,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刻的改变着人们的生活。现在,互联网正逐步走向更重要的位置,为国民经济贡献更多的力量。

小米衰,华为兴:各个品牌为何交替领跑

近来,随着2016年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销售数字的出台,各方评论开始多了起来,从销售数字看,华为,OPPO,vivo日子都很不错,特别是OPPO和vivo的涨幅惊人,于是各方文章开始大赞OPPO,vivo的模式。

其实,这类文章往往是时效性的,2012年小米崛起的时候,几乎所有媒体都在称赞小米的“快”“专注”,三星崛起的时候,几乎所有媒体都在说三星的垂直整合,iPhone热销的时候,所有媒体都在崇拜乔布斯,再往前,功能机时代,摩托罗拉的三米法则被当作成功秘诀,诺基亚的品牌势能给郎咸平当成商业成功案例。

那么,在这些品牌各领风骚三五年的背后是否有什么规律?现在的得意者未来还会风光吗?

一、各领风骚三五年的背后

手机这个东西进入我们的生活也就是二十多年的时间。而手机在中国普及不过10多年时间。我们回顾一下各个品牌的风光史其实用不了多少文字。

最初的手机是作为高科技通讯产品进入我们生活的,在手机之前是BB机。中国企业很长一段时间是没有能力生产手机的。

这个时候,手机市场基本同质化,手机都是打电话,发短信(短信早期也是高级功能)。

同质化时代,斗的是品牌,外观设计,营销。而中国人对于白人世界的品牌一般有好感,所以这个时候热销的是诺基亚、摩托罗拉、爱立信。韩国,日本属于二流,国产还没有产品。

在黑白机时代,中国厂商引进过韩国的硬件方案,以TCL,海尔,海信为代表的一些厂商做过手机,但是当时技术水平比较弱,稳定性比较差,没有在市场上占据什么地位。

在同质化年代,是品牌,营销,渠道强的占据优势,稳定都做不到的国产手机属于边缘产品。

黑白机之后是带拍照,带音乐的彩屏手机,在这个转换中,日韩手机崛起。原因是日韩在LCD屏幕、摄像头、CMOS的积累强于欧美厂商。

这是第一轮洗牌,摩托罗拉虽然有V3这种设计神器,但是很快就陷入麻烦,爱立信被索尼合并,诺基亚初期也被冲击的很惨,后来及时变革,引入卡尔蔡司的拍照技术成功逆袭。

日韩厂商中,日本因为一贯的小家子气(注重本土产品),没有在中国市场有所作为,而三星成为主流品牌,紧跟诺基亚。

就是说,在产品功能出现大变动的时候,体验技术优势者有机会后来居上。

这个时候国产MTK芯片手机崛起,OPPO,vivo(当时还用步步高品牌)、金立、天语都在这个时候崛起。MTK的方案虽然品质还很弱,但是已经能提供彩屏,拍照,音乐功能。

TCL,海尔海信这些厂商被替代,不能提供差异化的摩托罗拉也陷入弱势。诺基亚依靠其硬件优势和塞班智能系统维持差异化,依然可以高价高占有率。

就是说,在技术进步时期,你必须有硬件或者软件的护城河才能保持高利润。只有品牌没有差异化是要被冲击的。

2007年,iPhone横空出世;2008年安卓出现,手机进入又一个新阶段,智能手机PC化的时期。

在产品功能出现大变动的时候,体验技术优势者有机会后来居上。

在智能机时代,苹果崛起,中兴、华为、小米、OPPO、vivo这些中国厂商崛起。三星即使跟风,保住了地位,而不用安卓的诺基亚浪费了它的品牌优势,死掉了。

智能机替代功能机的过程,类似于当年的彩屏拍照手机替代黑白功能机。在普及阶段低价为王。彩屏拍照手机时代,先是MTK各种低价山寨品牌崛起,智能手机时代,是小米崛起。

而当普及完成之后,产品同质化,品牌的价值会回归,渠道,营销会重新变得重要。

现在OPPO,vivo和华为的热销,是智能手机品牌价值回归的一个过程。

二、OPPO,vivo和华为成功在哪?

OPPO和vivo都是从步步高里面分出来的企业,步步高在涉足手机之前做家电的时候,就在各地布局分销渠道,厂家驻扎各地的代表,后来就成了OPPO和vivo的代理商。

OPPO与vivo的代理商与厂家之间的关系异常密切,基本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当厂家产品不给力的时候,经销商会努力维持住渠道,而当厂家产品给力的时候,也不会吝啬对经销商的支持与回报。

在智能手机兴起以后,OPPO和vivo努力做线下渠道的铺设,从一线城市到县城乡镇,你总那个看到蓝绿两家的门店,这种庞大的渠道支持了OPPO和vivo的销量。

而OPPO和vivo走的高价高利率路线,既保证了广告的力度,又给了线下经销商足够的利润空间,形成良性循环。

其实,同样多年做线下布局的金立今年销售也不错,只是没有进入前五,闷声发财而已。

华为则是后来成功的典型,华为2012年才开始做线下渠道,初期很不成功。但是华为财大气粗,坚持布局,坚持华为的高端定位,低端交给荣耀品牌。

结果是2014年智能手机完成普及之后,华为有一个高端品牌来满足用户的换机需求,华为销量大涨。

在低端机换到中高端手机这一轮换机需求中,OPPO,vivo和华为收益多多,金立闷声发财,三星其实也得到一些好处。低端的小米和高端的苹果受损。这个结果在2016年二季度的手机销量数字上显示的很清楚。

三、未来谁将领跑?

数据显示,中国智能手机在2014年底在城市普及率超过了90%,普及完成开始换机。而手机正常的换机周期大约是24个月。

就是说,2016年底之前,现在风光的品牌不可撼动。2017年之后的下一轮换机潮中,其他品牌有交替领跑的机会。

智能手机作为一个新兴产品,第一阶段是廉价产品快速普及,这个在2012年,2013年中国市场特别明显,小米,酷派大神,荣耀华为是领跑者。

第二阶段是低端换到中高端品牌,就是如今OPPO,vivo,华为的风光时期。

到了第三阶段,又一轮换机,高端品牌会收益,特别是高端品牌有中低端价位产品的时候。

如果苹果放下身价,则iPhone受益,苹果放不下身价,则三星会受益。而OPPO,vivo和华为也有机会更进一步,把自己的高端产品与三星拉平价格,承接第三阶段的换机浪潮。

当市场完全成熟,智能手机完全工具化以后,各个消费层次会相对固化,性价比产品重新获得一席之地,类似于今天的PC市场。

类似于神舟的小米、乐视、魅蓝、奇酷会重新获得机会,利润微薄但是出货量不错。

在第三轮站住的高端品牌会长期享受品牌溢价,类似于PC行业的联想,HP。

而中间品牌会越来越少,最终主流品牌少于10个,而且平均利润率会继续拉低。能在第三轮换机中站住脚的品牌会领跑。苹果、三星领跑概率较大,国产品牌也有机会。

像小米这样在第二轮换机潮中失意的厂商依然有在第三轮换机潮中崛起的可能。

滴滴Uber战争结束 专车司机会是下一个被取代的群体吗

  滴滴和 Uber 中国的合并至少让这场耗资数十亿美元的全球专车大战告下一个段落。虽然滴滴和 Uber 这两家公司仍处于竞争关系,但两家公司以及其他市场的专车公司终于不用大量烧钱来争夺市场,并花更多时间和资金来打造未来的专车服务市场。

  在此之前,Uber 主要采取从司机端收取佣金的方式获得收入。例如刚进入一个城市时,为了增加司机储备,Uber 会将佣金调至 20% 以下,甚至给出高额奖励;在市场稳定的城市,Uber 会将佣金提高至 25%。而在美国旧金山、圣地亚哥这两个城市,Uber 针对司机征收的佣金已经高达 30%。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Uber 实际上是将专车服务市场上 70% – 80% 的收入支付给了平台上的司机,而其他专车服务平台也都是类似的情况。虽然所有的科技巨头都一致看好未来的专车服务市场,但这个天文数字级市场规模的市场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能够被滴滴、Uber 这样的平台赚到。

  但是试想一下,如果无人驾驶技术成熟了,专车平台就可以组建一支自己的无人驾驶车队来完成接送乘客的过程了,这中间并不需要人类司机的参与。专车服务属于服务业,其中很大一部分成本来自人的参与,如果自动驾驶减去了司机的参与,那么打车价格就会下降很多。Fortune 的一篇报道指出,当自动驾驶汽车能够在城市里提供专车服务的时候,每个家庭在交通运输上的平均花费可以从每年 9000 美元减少到仅仅 2000 美元。

  相应的,当平台上分成给司机的收入减少时,打车价格虽然随之降低,但使用专车服务的人数和频率也会大增,专车平台自己的收入就会因为技术的加入而增加。有了这样一个拥有巨大诱惑的前景,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每一个专车服务平台都在参与无人驾驶的研发,而那些研发无人驾驶技术的公司也无不希望能够涉足专车领域,即使是传统的汽车制造厂商也在迅速作出了反应。

  在 2014 年接受采访时,Uber 的 CEO Travis Kalanick 就曾明确表示过该公司将会使用无人驾驶汽车代替人类司机。到了 2015 年初,Uber 在匹兹堡建立了一个无人驾驶研发中心,并从卡耐基·梅隆大学招募了一支顶级的工程师团队。

  今年 6 月,Uber 在公司博客上宣布已经在匹兹堡的道路上测试其自动驾驶汽车。Uber 宣称,就自动驾驶汽车而言,匹兹堡是一个完美的测试地点,因为当地道路狭窄、路面湿滑、基础设施落后,如果 Uber 能在这种条件下完成测试的话,那么它在其他任何地方都能畅行无阻。

  不过早在 Travis Kalanick 宣布希望通过无人驾驶汽车代替人类司机之前,Google 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测试,并明确地表达了自己希望进军按需专车服务的意愿。截至 2015 年 11 月,Google 测试过的无人驾驶汽车的里程数已经达到了 200 万公里。

  已经在技术上相对成熟的 Google 无人驾驶部门也准备讲汽车租赁变成其盈利方式之一。根据彭博社的报道,Google 正计划将其无人驾驶汽车应用在大学校园、军事基地和工业园区,这篇报道还表示汽车租赁服务和专车服务将会成为 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方向。

  传统的汽车制造商也很敏感地发现了这样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那就是自己将很难继续靠制造汽车赚钱,因为共享经济已经教育了市场,让按需服务越来越成为被人接受的消费方式,拥有一辆汽车在未来可能显得毫无必要。

  今年三月,通用汽车花了 10 亿美元收购了一家自动驾驶技术公司 Cruise Automation,随后又向美国第二大专车公司 Lyft 投资了 5 亿美元,并计划在今年在公共道路上测试无人驾驶的雪佛兰 Bolt 电动专车车队。

  老牌汽车的代表福特则在更广的范围里对无人驾驶进行了布局。今年 7 月,福特投资了一家 3D 地图创业公司 Civil Maps,该公司的主要产品是自动驾驶汽车必需的高精度地图。同时,福特还与 MIT 合作研发了一款自动驾驶汽车,并已经在 MIT校园内进行了测试。

  虽然特斯拉目前的自动巡航技术导致的车祸频发,但 Elon Musk 还是在最近一次更新公司愿景时表示要让所有的特斯拉汽车产品都具备完全的自动驾驶能力。在上月发布的特斯拉第一个十年计划里,Musk 说:

  当监管单位正式批准完全自动驾驶的那一天到来,你将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从自己的手机上一键呼叫一辆特斯拉来。不仅如此,你还可以把你自己的特斯拉电动车参加到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大军里,在你上班或者度假的时候让它去拉活,给你产生收入。

  国内最大的专车服务平台滴滴的 CEO 程维也曾在 2016 年博鳌亚洲论坛上如是说:“无人驾驶时代到来之后,买一辆车会变成非常奇怪的事情,就像今天你买一匹马一样。”

  在滴滴刚出现的时候,这家公司主要靠手机软件呼叫出租车获得初期用户。但随着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的合并,新公司滴滴出行将主要业务放在了快车和专车上,而这些服务又正好与出租车司机构成竞争,这也导致了多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罢工抵制专车。

  虽然现在专车和出租车在一定程度上找到了平衡点,但是,类似的矛盾或许会在将来重现:在不久的将来,当自动驾驶汽车能够代替专车司机的时候,面对庞大的司机群体,专车服务平台又会如何选择?

  有媒体曾经问过 Uber 的 CEO Travis Kalanick 这个问题,但他没有给出直接答案,而是说目前司机的驾驶水平普遍不好,并暗示 Uber 会协助专车司机完成过渡。的确,有数据显示每年全世界有约 3 万人死于车祸,而无人驾驶或许能够将这个数字降到最低。

  不过回过头来看看工业革命时期,很多人也因为机器的普及而丢掉工作,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人类生活水平的整体上升。斯坦福大学的人工智能学者杰瑞·卡普兰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过,人工智能的到来的确会让很多人丢工作,但这些人将会成为人工智能的股东,共享人工智能带来的收入。

  如果我们乐观地看的话,专车司机也可以成为一个自动驾驶汽车车队的股东,将开车这个体力劳动转变为车队管理,并坐享自动驾驶带来的经济收益。